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儿科>> 成功案例>> 正文
成功案例

典型成功化疗病例

1.杨某,男,8岁,因无明显诱因出现面色苍黄,发热、腹痛、眼睑水肿10天就诊于青海省妇儿医院,入院后血常规示:WBC 240×109/L,幼稚细胞94%,Hb 100g/L,N 2%、Plt 24×109/L。骨髓象示原幼淋巴细胞93%,ALL骨髓象。尿常规:尿胆原2+;蛋白质+/-,B超示:双侧胸腔积液,双腮腺肿大弥漫性病变。肝肾功无明显异常。胸部CT示白血病胸腺侵犯,双侧胸腔积液,心包积液可疑。免疫分型:T-ALL。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T-ALL)”;因强的松试验反应差,确定为高危型。确诊后给予VDLP诱导化疗,化疗第38天复查骨髓达完全缓解。治疗第46天行CAT方案巩固化疗,并复查骨穿为完全缓解骨髓象。于治疗第86天开始行大剂量MTX化疗(5g/m2),口服6-TG,同时行三联鞘注。治疗期间脑脊液均无异常。患儿与其父母及其姐HLA配型均为半相合,因经济困难不考虑行造血干细胞移植,采取高危方案化疗,依次给予6个高危化疗方案(HR-1,HR-2,HR-3)×2,VDLD, CAT,过程顺利。经高危维持化疗后,患儿目前已经停药2年,一般状态好,处于持续完全缓解状态。

2.冯某,男,2岁7月,出生后3天发现白细胞增高,45.8×109/L,无发热,无出血等其他症状,出生后1月外周血象基本恢复正常,多次骨髓穿刺,骨髓原始幼稚细胞2-21%,未予特殊治疗。2011年10月24日监测白细胞再次升高,查骨髓象:原始细胞50%,外周血幼稚细胞63.5%,MICM明确诊断“AML-M2 IR”。2011年11月15日入我科,查血常规:WBC 80.99×109/L,Hb 72g/L,Plt 138×109/L。确诊后给予短疗程高强度AML化疗方案化疗。2011-11-17予以DAE方案化疗,化疗后骨髓抑制,发热、腹泻,予以抗感染治疗后好转。2011-12-12复查骨髓象缓解,MRD(-);2011-12-15再次予以DAE巩固化疗。2012-01-10予以MMA(8)方案化疗。2012-02-16再次以MMA(8)方案强化化疗。2012-03-27始下一周期联合化疗,方案:阿糖胞苷 2g 12小时一次d1-d2,左旋门冬酰胺酶4000单位,d1-d2.3-27,过程顺利,未出现不良反应。目前已结束化疗停药4年余,上小学,定期回院复查,一般状态好,生长发育正常。

3. 牛某,女,4岁11月,2010年12月因“发热、面色苍黄半月”就诊于我科,血常规:WBC 118.32×109/L,Hb 44g/L,Plt 16×109/L。原幼粒-单核74%。BM 原幼粒-单核77%。MICM诊断“AML-M4Eo高危”。2010-12-23开始给予DAE方案化疗。2011-01-21复查骨髓象完全缓解。2011-01-27予以IA化疗,化疗后骨髓象仍然缓解,但通过CBF-β-MYH11基因标志查残留病1.48%。2011-03-01予以HD-Ara-C+IDA+ VP-16化疗;2011-04-08查骨髓象:原幼粒单核7%,融合基因CBF-β-MYH11 0.176%,予以巩固化疗,方案Vp16、MTZ、Ara-C。2011-05-11查骨髓象:原幼粒单核5%,融合基因CBF-β-MYH11 0.065%。予以巩固化疗,方案Ara-C 2g/m2,q12h,d1-5,VP-16 100mg/m2,d1-5,L-asp 5000u IM,d5。2011-06-14查骨髓象:原幼粒单核3.5%,融合基因CBF-β-MYH11转阴性。此后给予MMA及HA方案化疗。2011-8-28完成化疗出院。至今观察5年余,患儿一般情况良好,复查骨髓象处于持续缓解状态。

4.石某,男,6岁,2011年1月11日因“面色苍黄、发热、咳嗽5天”,就诊于河北河间市人民医院,查血常规:WBC 58.7×109/L,Hb 54g/L,Plt 11×109/L。1月12日来我院就诊,MICM检查:B骨髓幼稚细胞84%,外周血幼稚细胞79%;染色体及融合基因未见异常。诊断“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AML-M5a 标危)”。行DAE方案诱导缓解治疗,化疗后出现骨髓抑制,发热,抗感染治疗好转。血象恢复后2011-02-11复查BM 幼稚细胞10%,免疫残留(-)。于2011-02-14予以DAE再诱导,常规脑脊液检查2次发现幼稚细胞,先后予以7次鞘注化疗,脑脊液恢复正常。2011-03-25化疗方案Ara-C 3g/m2,3h q12h,d1-3;L-asp 5000u IM;Vp-16 100mg/m2,1h,d1-5;IDA 8mg d1。2011-04-30予以Ara-C 200mg/m2,d1-5,MTZ 5mg/m2,d1-3化疗。2011-06-01予以方案Ara-C 2g/m2,3h q12h,d1-5;L-asp 5000u IM化疗。2011-07-05予以MMA巩固化疗。2011-08-08 复查骨髓象完全缓解,免疫残留病检测未见恶性细胞。给予方案HA(Ara-C 100mg/m2,q12h,d1-5;H 6mg/m2,d1-5)化疗,2011-09-04停药出院,观察5年余,现一般情况良好,今年开始上中学。

5.郭某,女,10岁5个月,2011年4月底出现面色苍白、乏力,鼻出血、发热,查血常规:WBC 2.8×109/L,Hb 100g/L,Plt 89×109/L,2011-5-13转至江西省儿童医院行骨穿示:早幼粒细胞占83%,外周血早幼粒细胞占9%,确诊为“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2011-05-20转至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医院,骨穿示早幼粒细胞占84.5%,PML-RARα定量阳性,因经济原因,未行染色体和其它融合基因检测,确诊为“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2011-5-19开始口服维A酸片,20mg/次,2次/日。2011-5-29 血常规:WBC 21.81×109/L,N 61.4%,L 27.6%,Hb 82g/L,Plt 38×109/L。为进一步治疗转入我科。入院后行骨髓形态学、融合基因、染色体检查,明确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PML-RARα阳性),因病初,WBC<10×109/L,PLT>40×109/L,定为低危。继续口服维A酸,2011-6-2日起开始诱导化疗,IDA 7.5mg d1,5mg d2,5mg d3;维A酸 10mg/次,bid,予碱化水化,同时输注血浆、低分子肝素预防DIC,2011-6-4日发热,肺CT怀疑真菌感染,予伏立康唑抗真菌,2011-6-19日体温恢复正常,肺部感染好转,改为两性霉素。2011-6-22日复查骨髓象缓解,继续予抗真菌治疗。2011-6-30给予巩固方案第一疗程,柔红霉素 40mg d1,d2,d3,d4;因服用全反维甲酸导致皮肤大片脱屑、脱皮,将其改为亚砷酸治疗,同时予抗过敏治疗,过程尚顺利。2011-7-25予巩固方案第二疗程,米托蒽醌 d1-2 8mg,d3-4 6mg d5 7mg静滴。停用亚砷酸。2011-8-7发现带状疱疹,予阿昔洛韦抗病毒,经抗病毒治疗疱疹结痂。2011-8-19予第三轮巩固治疗,柔红霉素 60mg,3天后开始口服维A酸。2011-08-31复查骨髓象持续缓解,PML-RARα转为阴性。期间行腰穿鞘注4次无异常。2011-9-9出院行维持治疗。现已经停药4年,一般情况良好。

6. 杨某,女孩,5岁6月10天,因发热伴鼻出血起病,在家乡医院诊断为白血病,后辗转到海总求医,于2014年5月27日入院就诊。患儿精神状态差,双侧颈部多发肿大淋巴结,肝脾肿大,骨髓检查后确诊为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BCR-ABL1(P210)阳性,定组为高危。针对患儿病情,我院儿科专家及骨干医师,讨论方案,开始化疗及口服甲磺酸伊马替尼。通过VDLD、CAM、HR-1、HR-2、HR-3多轮化疗,患儿情况明显好转,骨髓检测显示残留阴性,目前一般情况良好,处于维持化疗中。 

7.赵某,10个月婴儿,男孩,患儿以发热、咳嗽起病,初诊于南京儿童医院,诊断为“支气管炎”,后就诊于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诊断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M5)。2014年7月31日入海总儿科治疗。患儿高烧,面色苍白,双眼突出,眼睑浮肿,全身皮肤散在出血点,四肢浮肿,腹部膨隆,肝脾肿大。整体病情危重,白细胞急剧升高,增殖快。颈部颌下淋巴结肿大压迫呼吸道,有导致呼吸道梗阻的较高风险。针对患儿极危重病情,儿科迅速组织专家制定方案进行治疗,同时严密观察患儿生命体征及病情变化。治疗21天后,发热间隔延长,原幼粒—单核细胞占下降至5%;化疗第28天,骨髓造血逐渐恢复,体温正常,骨髓微小残留阴性,定组中危。此后经DAE、 MMA、CLASP方案化疗,患儿持续缓解,目前停药1年半,定期随访复查中。

8. 左某,男孩,12岁,以腹痛、发现腹腔肿物起病。经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查腹部CT,有巨大软组织团块影,体积10.3×9.5×8.0cm,考虑小肠淋巴瘤伴腹腔及膈下淋巴结肿大。2015年5月22日就诊我院,门诊以“腹腔占位待查”收入普外科。后经我院与北医三院会诊,确诊为Burkitt淋巴瘤Ⅲ期。儿科针对患儿病情,研究制定详细治疗方案。化疗至第15天,超声显示左腹实性包块缩小。经后续治疗,原左侧腹腔巨大肿块基本消失,原前上纵膈、多处腹膜、胸膜、肠系膜、大网膜、膀胱直肠陷窝等处多发占位基本消失。目前已结束化疗半年余,患儿情况明显好转,定期随访中。

9.杨某,男,1岁7月,2013-08患儿无明显诱因出现右侧眼睛肿胀,以右上眼睑为剧,未触及硬结肿块,10多天后右侧上眼睑出现硬结肿块,同时出现左侧眼睛肿胀,双眼球向前膨出,2013-10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明确诊断为“髓系肉瘤伴有肺部感染”。给予诱导缓解DAE方案化疗后,化疗间歇期出现多次柏油样黑便,考虑为消化道出血,予以对症支持治疗后,骨髓获得完全缓解,评估眼眶占位消失。继续予以DAE、MMA、CALSP、HA方案化疗,过程顺利,目前已结束化疗近3年,肿瘤未见复发,已上幼儿园。 

10.谢某,男,6岁,急性起病,2013-8以皮肤出血点起病不伴有发热,白细胞高达318.37×10^9/L,行骨穿示原始淋巴细胞占85%,免疫分型示T淋巴细胞型。定组高危,给予诱导缓解VDLD方案,泼尼松实验反应差,第15、33天骨髓获得完全缓解,MRD阴性。给予CCLG-ALL-2008化疗高危方案强化及维持化疗,过程顺利,目前已结束全部化疗,持续完全缓解,微小残留病监测阴性。一般情况良好,已上小学。

11.张某,男, 10月8天,于体检时发现血红蛋白低,血小板减少,观察未予治疗,嘱其定期复查,后患儿多次复查,血小板、血红蛋白仍低,于2016-03-18入院,完善MICM分型为:染色体核型为复杂核型,定组高危。明确诊断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M7-高危。发病年龄小于1岁为婴儿白血病。给予AML治疗方案化疗,第1疗程诱导缓解IAE方案化疗后骨髓获得完全缓解,微小残留病灶检测阴性。继续予以IAE、MMA、MMA、CLASP方案化疗,过程顺利,已结束全部化疗,监测骨髓形态学获得完全缓解,微小残留病灶均阴性。 

12.徐某,男,6岁,以“咳嗽、发热”起病, 2014-12-19就诊我科,入院诊断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M2)。入院时病情危重,持续高热,伴咳嗽,肺部CT提示两肺感染,阿奇霉素、美罗培南抗感染,伏立康唑、卡泊芬净抗真菌治疗。感染控制不佳,复查肺部CT较前进展。改用头孢吡肟、万古霉素覆盖球、杆菌,给予卡泊芬净抗真菌治疗,出现低氧血症,发热、咳嗽较前无缓解,气促,两肺罗音较前增多,更换头孢吡肟为泰能抗感染,加用伊曲康唑注射液抗真菌治疗。随后发热、咳嗽逐渐好转,血气恢复正常,复查肺部CT感染较前明显好转。于2014-12-22开始DAE方案化疗,化疗第28天骨髓完全缓解。后依次完成第2疗程DAE、 MMA、巩固CLASP、 CLASP(12g)方案化疗,现目前已结束化疗1年半,持续缓解,已开始上学。

13.马某,女,3岁7月,2013-02-15发现左足背米粒大小红色丘疹,伴骚痒,突出皮面,逐渐增大,中央出现破溃,随后右脚、双手、颜面顺序出现数个类似皮疹。1周后出现面色苍白,间断发热,伴咳嗽,查血常规:白细胞计数42.28×109/L,血红蛋白49g/L,血小板12×109/L,幼稚细胞占比84%,入院完善相关检查明确诊断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M2)伴粒细胞肉瘤,2013-3-7开始第一个DAE方案化疗,化疗第28天复查骨穿未缓解,升级高危,皮疹逐渐消退。第二个DAE化疗后骨髓获得完全缓解,皮疹完全消退,后依次完成MMA、MMA、CLASP方案化疗,过程顺利,未再出现皮疹,现患儿结束化疗3年余无复发,已上小学。 

14.靳某,女,6岁,2010年2月出现阵发性咳嗽,3月后患儿颈部出现无痛性包块,当地抗感染治疗无好转,包块逐渐增大,咳嗽较前明显加重,伴有呼吸困难。行胸片检查提示右上纵隔增宽。超声提示胸骨上窝实性回声,并向胸骨后方延伸,考虑胸腺来源淋巴瘤可能性大,5月22日于我院行包块活检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T淋巴母细胞型 Ⅱ期),给予COP方案预处理化疗后包块明显缩小,后患儿家长因经济问题暂停治疗出院,颈部肿块再次增大,于 2010年9月18日开始按2008全国淋巴瘤联网方案化疗,化疗后颈部及胸骨上窝肿块完全消失,复查PET-CT未再见明显活动病灶。现结束化疗5年余,仍无病生存,坚持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