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神经外科医院>> 科室动态>> 正文
科室动态

海总神经外科主任张剑宁的一天

导视:他因为美国前总统里根的一句话而选择了神经外科(里根说了今后十年是脑的十年,也就是说我们对脑子的认识呢比较浅);他在国内首创“立体定向”技术治疗帕金森并获得成功;他做过的开颅手术达两万余例,(我最多的时候我忙到一天七台,一周做过三十个);他是海军总医院院长“十顾茅庐”才请到的神经外科专家;他精通医术,更致力于解决医患关系(经常可能有病人向他表示一些红包什么的,他都是通过我给病人,经过我手退掉的红包已经有很多)。让我们走进海军总医院,了解神经外科专家张剑宁的一天。

七点二十分,张剑宁主任从位于医院家属区的住宅出发,穿过正在修建的内科大楼,5分钟后到达办公室,换好白大褂。7点28分,他已经站在了重症监护病房的病人床前,查看病人的生命体征。从张主任那严谨认真的神态中,我们不难发现他对这份职业的热爱,说到对这份职业的选择上,其实还有个小典故。

张剑宁:我们毕业的那时候是美国总统里根,里根说了今后十年是脑的十年,也就是说我们对脑子的认识呢比较浅,其他脏器可能都已经认识得很多了。

就这样,张剑宁主任便走上了神经外科的医学之路。按照医院的规定,每周五是主任查房时间,但是张剑宁多年养成的习惯是每天工作之前必须亲自查房,即使休息日的早晨也必须到病房“溜”一圈才放心。

张剑宁:没有这种感觉周末就完全变得跟你没关系了,就算病人没有一个人叫你,你周末也要来先看一遍病人。

每周五的8点,是神经外科的交班时间,值班护士和医生要向张剑宁主任汇报值班当天监护病人的生命体征等情况。在听完他们的汇报后,张主任还不忘叮嘱道:

张剑宁:我们作为医生应该说是与人的生命打交道,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病人把生命交给我们,我们就应该不辜负这种重托,全身心的投入到病人身上,。

8点半交接完毕,张剑宁主任又开始了大查房。

张剑宁:22岁,他是7个月以前在外地做的手术,开颅手术,诊断脑膜瘤,因为脑膜瘤出中了,已经出血了,一下昏迷了,然后急诊做的手术,做完以后只有7个月很快就复发了。

据张主任介绍,这位患者刚入院时肢体偏瘫、头疼得厉害,通过手术切除病变组织和医务人员的精心护理,现在头疼已经消失了,偏瘫的肢体也在逐渐恢复。

张剑宁:除了手术以外,还要做一些巩固的治疗,包括我们一般都是放疗,化疗一般不太提倡,再加一点,将来再给你烤烤电,好吧。

患者:中。

患者和张主任的笑声,让原本看上去冰冷的病房变得充满了温情。如今的医患关系日益紧张,张剑宁作为海军总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又是如何处理医患关系的呢,让我们一起来听听护士长孙艳杰是怎么说的吧。

护士长:比如说做这个手术,只要是安排他上,他一定上,然后从头到尾,不管是首长也好,还是普通的一个老百姓也好,他对病人的一些承诺他是一定要做到的。而且我又是我们科的医患管理协调员,经常可能有病人向他表示一些什么那个红包什么的,他都是通过我给病人,经过我手的已经有很多退红包的一些行为,我觉得他就感觉到第一个病人既然投奔他来了,最起码是对他的一种信任,也是对我们院的一种信任。

张剑宁主任正是凭着对自己医技和医德的严格要求,才获得了患者的信任,并多次被评为从严治军先进个人。

9点23分,张主任便接到了手术通知,刚刚查完房的他来不及休息,便又匆匆赶往了手术室。

张剑宁:这是一例典型的高血压脑出血,出在脑的深部,在丘脑的地方,一般脑出血都是出在要么就是丘脑要不就是基底节。这样的病人尤其是在中秋,或者是季节转换的这种季节发病率特别高,也是老年人最常见的或者是最致命的一种疾病。

张主任介绍,他们对这位患者施行的是机器人辅助穿刺引流术,这种手术的特点就是创伤非常小,先在患者头部安装一个定位装置,医生只需要操作机器人手臂,就能使器械准确到达病灶部位,抽出淤血,适合体质虚弱或者年纪大的病人。

张剑宁:高血压脑出血对社会对家庭危害非常大。所以我们现在提倡超早期手术,如果外科要做的话发病7个小时以内,这样做主要是提高他的功能预后,做的越早呢,及早解除血肿对于脑部的压迫,还有后期血肿由于血液破坏释放出来的有毒成分对脑组织的化学损伤,这样可以提高他将来的预后,减少并发症,偏瘫可能会轻一些,甚至不留严重的偏瘫。

作为全军神经外科中心,微电极引导立体定向手术是海总神外的拿手绝活,而作为这个学科的领军人物,张剑宁教授是海军总医院院长及政委“十顾茅庐”才最终邀请到的。据海总医院的政委说,张教授是我国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他在神经外科领域有极高的建树,当海军总医院终于邀请到张教授后,张教授所在前医院的院长说挖走了他们的心头肉。张主任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平均每年要做1000多例的开颅手术,从医20年,他做了两万多例。
张剑宁:我在西安的时候,在西平医院的时候那个病人多,那是做的有时候一年还要更多一些,几乎天天都是在手术室里面待着,我最多的时候我忙到一天七台,一周做过三十个。

手术完成,午饭的时间到了,此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四十分了,不过据张主任说,今天这个手术在神经外科来说,算是小手术,赶上一台大手术,他们要连续工作六七个甚至十多个小时,那饭点儿可就没准了。医生这个职业是辛苦的,而神经外科的医生更是不易。

张剑宁:作为脑外科医生手术要求高度的精细高度的准确,这样才能尽量的避免损伤或者是骚扰这个所有的功能区,像包括语言中枢、包括运动这样的功能区,因为你一旦损伤了给病人造成的痛苦非常大。

此外,张主任说神经外科的大夫还需要具备非常好的心理素质。

张剑宁:你像做脑外科手术这么复杂、风险这么高,如果心理素质不好了,很快就崩溃了。你医生就受不了了,就疯掉了。

下午2点30分,张主任因为还有个重要的会议,我们的采访不得不就此中断了。虽然和张主任的接触只有短短的7个小时,但张主任对待病人那宽厚温和的笑容、对待手术那严谨认真的态度,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医患关系的改善,需要医患双方的共同努力,我们也真诚的希望通过我们的镜头,患者能够对医生的这份职业多一分了解,对医生多一分理解,让医患关系更加和谐。